月面基地

WORD文档里的字数为什么不能像泡面一样放着就自然膨胀啦……

图南35

35


老实说吧,唐朝的造镜技术确实不够发达,铜器磨光的那一点点反照,实在无法与现代玻璃技术的清晰程度相比,崔少游的身影在沈坤城视线中一闪而过,看起来确实有些像定远,但沈坤城也没法打包票。

而且,这两人的声音完全不同。按照沈坤城非常不准确的目测,定远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左右,就算不到一点,那也得有三十五六七八,平素里说话温文尔雅,不疾不徐,是那种富有磁性的低音炮类型,只是上个YY开个麦不看脸的话,说不定还会被评价成男神音的,不然也骗不到这么多中年阿姨妈妈慷慨解囊;崔少游的声音,听起来却是个生涩的青年,声音清亮却不稳重,毛毛躁躁的,带着茫然与迷惘。此外,两人在体能上...

图南34

十分钟后。

沈坤城同学从那幢老公房的六楼冲下楼梯,出了单元门后又头也不回地狂奔到了小区门口,这才放慢脚步,蹲在小区门口那水果摊边上,半天没喘过气来,速度之快,相信所有见惯了他平时懒洋洋慢吞吞走路腔调的亲朋好友们见了都会目瞪口呆。

冷静下来后,他自己也觉得跑得这么屁滚尿流十分丢人,只能说好在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不至于毁了他(其实从来也没有过)的伟岸形象。

而且仔细想想,他的这种恐惧来得很没来由。

追溯到十分钟前,他在不自觉地耸耸肩膀抖落满身的鸡皮疙瘩后,与黄罡展开了一系列的对话,撇掉那些故作关切的客套问候,内容大致如下:

“你之前说有话要跟我讲?”

“我希望你能救我出去。”

“从这...

图南33

33


老田这么兴致勃勃地问了,沈坤城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面无表情地棒读道:“嗲。”

于是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当下三人回到宿舍,分房就寝,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老田来敲门,让他跟自己一起去系里。沈坤城睡得正香,内心十万个不乐意,差点儿就条件反射地找借口说自己也该去趟系里了让老田先滚别吵他,顿了半秒才想起来还得问问老田他们发掘出来的丹房情况,只得百般不愿地起床洗脸刷牙。

李生倒是早就起了,乖乖在客厅里坐着,面前还摆着一本多半是从黄罡屋里顺出来的绣像版《山海经》,看得兴致勃勃。

沈坤城觉得带上他一起去也没什么卵用,还得设法解释这人的来历,索性就不管他了,...

图南32

32


有个世界性的难题,说的是假如你是正常人,因为某些误会被关进了精神病院,你要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没疯,安然出院?

据说以前在美国,曾经有位司机,负责运送三名精神病人入院,半路上他下车喝酒,不小心把人弄丢了,无法交差时灵机一动,骗了三个路人上车,把他们送进了病院。进去之后那三个人自然要声明自己是正常人,却被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当成了疯子的自白,全然未加理会,最后还是三人中正巧有个社会学家,他充分配合病院的一切治疗,在数周后“病愈出院”,这才揭露出事实的真相,解救了另外两名“病友”。

这事儿后来造成了轩然大波,但反过来换个立场想,若你是那些所谓的“正常人”,又如...

图南31

31


沈坤城的寝室三个人,除了他和田妈之外,还有个读康德读到了宛平南路600号去的,姓黄名罡,念出来和学生们的青春期噩梦一个音,所以中学时代起便外号不断,说到大名,大家反而有些记不起来。

自从这人精神出现问题休学之后,沈坤城和田妈两人为了图方便,都叫他疯子,当然,只是在朋友同学的小圈子里这么叫一叫,当着本人的面是绝对不会喊的。

不过,沈坤城仔细回想,自己似乎也很久没见到疯子了。

他被师太流放到毛家坳之前,黄罡也就是有点神神叨叨的水平,不是泡在图书馆里,就是把自己关在宿舍不去上课,整日拿着双长短不齐的筷子算卦,还时不时念叨说自己即将发现宇宙的奥秘,要么就是...

图南·西湖判官(下)

皇城里内道场的道士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得到的。就算是精怪,也受到各方面因素的限制,总不能随便找个月黑风高之夜,直接翻墙进去演一出决战紫禁城之颠。更何况谢清河本来就是个慎重得近乎迟钝而木讷的人,反正他有得是大把的时间。

于是这一等就大半年过去了。

在这半年里,谢清河摸清了临安府的基本状况,也算是小有收获吧。

临安本是富庶之地,曾经是越王的行宫所在,南宋的朝廷逃到临安后建起的皇城,也是在越王宫的基础上改建的。因为事出仓促,加上财力物力有限,所以皇城中名目上虽然有各种宫殿,实际却只是备有多块牌匾,好几个殿用的都是同一座建筑,仪礼上需要哪座殿,就换上哪座殿的牌匾。可尽管条件如此艰苦,皇帝还是在内道场...

图南·外一篇·西湖判官(上)

谢清河曾经是一只循规蹈矩的螃蟹,后来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一个循规蹈矩的螃蟹精。

说起他成精的经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也就是天时地利螃蟹和,出生时就体格健壮,块头很大,搁这会儿来讲就是大闸蟹里的阿尔法,原产地又在太湖附近的阳澄湖,大家都知道的,金字招牌了。具体怎么回事反正也不重要,总之,他吸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就这么成精了。

老实说,成精之后的谢清河是有点懵逼的。

他原本是一只螃蟹,关注的重点是吃喝拉撒交配繁殖,成精之后一下子能变成人了,也能和人类交流说话,这种感觉就像你原本有台486,开机十分钟,每天除了开写字板打打字之外也就开个扫...

图南30

30


骷髅击中定远的力道一定相当之大,他的身子低低地向外飞出,一直撞到远处空间的内壁上,在软绵绵的内壁反作用力下弹起,最后落在地上,看不太清,但似乎是吐出了一口老血。若不是此刻情况危急,小沈同学可能还会凉凉地赞一句,“标准弧线。”

“喂,定远?!没事吧?”

既然不能事不关己,沈坤城还是向定远跑了过去,只是没跑几步,就看到中年道士用手肘支起身体,慢慢坐直,接着朝他摆了摆手,似乎是示意自己没事的意思,只是胸口一大滩血迹,怎么看也不像是不要紧。

沈坤城又跑了两步,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喀拉喀拉声,有些像是打架前掰手指的声音,只是频率与音量都要比普通人掰手指高上数倍...

图南29

29


鼎炉毫无反应,巨大的球状闪电在他们头顶缓缓降临,那颗夜明珠在它的照耀下,显得如此微不足道,暗淡无光。它准确无误地落入豁口,从沈坤城的视野里消失了。

他迎着光死死地盯着鼎炉,心却一分一分地往下沉。

皇宫中的道士似乎就站在闪电之中,他的声音在他们上方响起,如同洪钟大吕,震得金属质地的鼎炉嗡嗡作响,“报上你们的名字,把阴鼎和阳鼎中的丹药交出来,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不死。”或许是因为胜券在握,他声音复又慵懒而略带讥诮起来,听起来就像猫在玩弄自己的猎物。

沈坤城缓缓转头望向定远,看到定远面色阴沉,牙关紧咬,右手捏决,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沓笔挺挺的符咒,完全不顾他挤眉弄眼的暗示,完...

图南28

28


这山中的洞穴与沈坤城进来的地道不同,没有人造的光源,只有从底部透上来的莹莹蓝光。只是不知是不是由于刚才发生了数次爆炸般的大震荡,自洞穴深处升腾起一层白烟,令这本来就缺乏照明的洞穴显得更加幽深晦暗。

惨叫声伴随着隆隆的震荡再次响起时,沈坤城正背贴着墙壁,以防被震动带进坑里。

这一路上他已经抽空自我反省过了,追本溯源,他觉得这一切的起因就是自己蛋疼,想在小果子狸精面前耍帅,爬坡时最后跳了那么一小下,谁成想没站稳滚落山坡掉进洞里,这才引发了后面的一连串灾难。这首先说明人要有自知之明,首先得时刻牢记自己就是个普通人类,不要因为跟两个精怪一个道士混久了就不把自己当人类看,该怂...

©月面基地 | Powered by LOFTER